迁图

ever

2018.02.25 是我落下 像倾盆大雨

dilla:

1.


如何养育一个幸福的孩子?远离诗歌,远离哲学;告诉他笼子外还有笼子笼子和笼子,不会更好也不会更坏,全世界的人都是同一个物种,全世界的物种都在进步。不要让他去爬一座看不到顶的高山,累死在路上姑且不提,万一到了山顶,发现空无一物,肯定要直接跳下去了。


选择生活的人曾做出过选择吗?我只知道选择不选择生活的人一定做出过(此处有诸多assumptions)。




2.


我拥有一段长达九年的亲密友谊(此处应播放一首 qq 爱),唯一的原因仅在于每次我把她拉黑的时候她都不觉得我是把她拉黑。对此她的解释是:其他人可能太把我当人看了,不知道其实我只是一个大傻逼。


我看她很生气(小部分时候我看她是闪闪发亮的天才少女),我看谁都生气,我希望她能少惹我生气,她把我加回来的时候我是真的一万个不愿意,我也是要面子的。




3.


落这个字真好。可以湍急也可以无声。落水。是我落下,像倾盆大雨。




4.


我记忆力太差,我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我写作的时候总有一个揪心的环节那就是翻找查证这句话是不是有人写过,我是不是在无意识的时候抄袭了。有时候我查不到,但还是觉得这句话不是我写的,暴躁到原地爆炸。我不配阅读。




5.


文字是如何将人修正的?


人缺乏对自身感受的归因能力。心跳加速,瞳孔收缩,葡萄糖被分解。我写:我要考试了。我又写:我的监考老师真他妈好看。我不停地写:革命终将胜利,人类的未来充满光明。叙述先于情感。我可能不痛苦,我只是饥饿。我向你说话,对你发射能量光束,可我先程序错误了。


长期感受也可以被文字修正。常搭载于这样一个语气:一种劫后余生的大彻大悟。就像倒胶卷,一个文本对应一个时期、一格画面,需毁掉该时期记录(尤其是日记)以便倒叙,自己成为这格胶卷的主体,修剪多余的情绪。让人生富有结构美!




6.


快乐的人们都写什么?




7.


到处都是归因陷阱,象征的,真实的。我高中的时候想搞明白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 free will 的 degree 的问题。绝对的 determinism 和对 free will 坚信不疑的人都使我恐惧。




8.


要在作品里抛出一个自己不能解答的问题吗?我原来因为这个特别讨厌毛姆。


(不对,此处我修改为了:在作品里抛出并尝试解答一个自己不能解答的问题。抛出问题很正常,什么问题都不提还写个屁。可其实作者没责任解答。解答好了就封神了,but it rarely happens。能力跟不上野心才是常态。)




10.


不谈政治?去你妈的。





评论

热度(17)

  1. 天亮就落雨dilla 转载了此文字
  2. 迁图dill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