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图

塔萌么么啾

Evak ao3 扫文整理

一期一会:

这已经是我被挪威萌剧SKAM迷的神魂颠倒的第3个月,在疯狂刷剧+疯狂帧帧截屏+疯狂下载歌单后,终于迎来了疯狂在LOFTER和AO3上扫文的日子!看到有这么多大大还在不断更新、翻译,让我有一种仿佛置身于大热圈的错觉!这种回到18岁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尤其是LOFTER上的妹子们的翻译,简直不能更良心,太太让人感动了!于是小小做个扫文笔记,方便日后重温!一入EVAK深似海,从此ao3/LOFTER是亲人!!!如果有小伙伴愿意推荐更多的文,请不要大意的给我留言啊!真的EVAK有毒!出不去了嘤嘤嘤~

排名不分先后,持续扫文更新中...

1.WAKE UP! 
作者:cuteandtwisted
分级:M
字数:26,166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267481/chapters/22739555
翻译: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10085/chapters/24258582 by watermelonAvery  @向阳一只西瓜  表白妹子,感动到暴风哭泣!
安利:这位扭曲萌太太可谓是EVAK圈的现象级大手了,她笔下的EVAK人物性格还原,而且足够狗血,狗粮也多,镜头感很强,让人看了就停不下来.虽然看多了她就是那么几个套路,但我还是挺喜欢的.这篇也是AU,讲的是狗血的火车事故后Even失忆了!完全忘记了Isak!但你懂得,这位大大是HE保证,Even哪怕再怎么失忆,都会重新爱上小天使的!这大概是我最喜欢这个作者的一篇,狗血的恰到好处,而且有那么点盗梦空间的意思,10星推荐!

2.Tired of using Technology +Need you right in front of me +Now that you're gone(连载中)
作者:skambition
分级:E
字数:44,632+28,094+74,128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415016/chapters/22999047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519683/chapters/23220147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322552/chapters/25343754
翻译:http://twentyoneuandme.lofter.com/post/1e9ba933_100de292  @TwentyOne 的授翻真是太太太令人感动了!21出品!品质有保证!
安利:skambition太太的所有evak文我都看了!都!非!常!好!看! Technology三部曲主打sexting!再次感谢SKAM让短信写文法重出江湖!从未想到信爱居然这么惹火!我老脸都要红了!而且完全不虐!完美治愈啊!!!这位太太为了满足大家对于肉的幻想,还专门写了5篇番外,就是Need you right in front of me,吃肉吃到心满意足!!!当然我们伟大的21也授翻了!再次献上膝盖! Technology系列的第三部Now that you're gone目前正火热连载中,讲的是Even去伦敦留学,和Isak长距离恋爱的故事,我只想说!!!OMGOMG!!太太太惹火了!最新近那章Even回来和Isak相聚,并庆祝交往一周年,各种喜闻乐见的PLAY,看得我又激动又害羞!真心的,skambition太太你值得拥有!

3.You Don't Even Know Me!
作者:cuteandtwisted
分级:M
字数:101,487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506903/chapters/23184186
安利:这是我在ao3看的第一篇evak文,从此入了扭曲萌太太的坑,之前着重介绍过这片篇.职场实习AU,由恨到爱的欢喜冤家设定,aka男主播的故事哈哈哈哈,后半段有点虐心,有点狗血,但总是的还是很好看的!HE保证+分级M有肉吃!

4.Sideways and Slantways
作者:iriswests
分级:T
字数:17,69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680765
安利:这篇小短文深得我心,一发完结,虐和甜都恰到好处!人物性格可以说是非常还原了!设定和电视走向差不多,小天使的那句" better off not dealing with mental illness"伤了Even的心,于是E神远离了Isak.在一次偶然的电梯故障中,两人被困同一个轿厢,于是渐渐敞开心扉,破镜重圆.....文里的各种小细节很萌,aka当Evak被困电梯时的心理活动!挺有爱的一篇.

5.That's Not My Name
作者:cuteandtwisted
分级:M
字数:61,629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93202/chapters/21480092
翻译:http://twentyoneuandme.lofter.com/post/1e9ba933_e11ac97 再次跪谢 @TwentyOne
安利:我对扭曲萌太太的脑洞还是很满意的,这篇是one-night stand AU,小天使是交换生,E神是在美帝的留学生,于是两个挪威男孩就在纽约宿命的相遇并且烈火干柴的ONS了,然后就是经典的虐心戏码。我最喜欢这位作者的一点就是,她总能让你感觉到:EVAK是相互拯救的,所以小虐怡情,大家放心看,HE保证.还有就是这篇文简直是NYC非官方旅游观光指南,感谢ao3让我身未动心已远XD

6.How In My Silence I Adored You
作者:dahlstrom
分级:G
字数:65,939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587156/chapters/21674108
安利:这篇我也很喜欢!设定是:其他几个男孩参加了第一次的抱抱团活动.而且Isak和Even还乖乖配合了Vilde的游戏.游戏规则是:大家天黑请闭眼,选择一个人站起来,拍对方一次肩膀表示他让你微笑,两次表示你想深入了解,拍三次的就是你对这个人有crush!!城会玩啊!是的,傲娇的小天使拍了Even两下,Even拍了小天使3下.然后的故事情节就是心知肚明版的SKAM第三季重写!各种桥段的改写和脑洞,很萌!推荐!

7.I'm Not in Love
作者:cuteandtwisted
分级:M
字数:41187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351218/chapters/21181514
翻译:http://echodeer0210.lofter.com/post/3dd068_de21232  感谢@茕茕不孑立的z  妹子的翻译!啊啊啊所有翻文的妹子都是天使啊天使~!
安利:大学AU!扭曲萌太太的很多AU都设定在大学,估计因为作者自己的大学生的缘故?这篇很好看!还是熟悉的配方,E神对小天使一见钟情,为了接近小天使,还特意选修了自己一窍不通的生物.哈哈哈这篇真的很有看电视的既视感!推荐推荐!

8.Doctor Patient Confidentiality
作者:skambition
分级:E
字数:30,710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076534/chapters/24705354
安利:感谢 @EVAK1220  妹子的推荐,从此入了skambition大大的坑,这篇医患保密协定非常可爱,医生/病人Play总是百看不厌的.

9.would it be a sin if i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作者:cosetties
分级:T
字数:1811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35611/chapters/21349907
翻译:http://estrella1127.lofter.com/post/42688b_e386983  感谢 @ikerestrella  妹子翻译!
安利:这篇也很可爱,假情侣梗!设定是:ISAK和EVEN在长凳吸大麻的时候被EMMA妹子撞见求组队,E神说不好意思,我是他男朋友,你基本没戏,哈哈哈哈哈哈!虽然这么说不厚道,但我好喜欢他们一开始就炮灰了Emma妹子啊!Evak的假戏真做你值得拥有!

10.Something Borrowed, Something Blue
作者:BluebeardsWife
分级:T
字数:10,818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541943/chapters/23278239
翻译:http://nainshia.lofter.com/post/1e45642d_f1b8c86 感谢 @年夏  妹子!!!
安利:因为这篇也是假情侣梗,就放一起说了.这回是Isak装Even的男朋友去参加Sonja的婚礼.aka E神在机场捡到一个小天使冒充他男友去参加前女友的婚礼.这篇也很可爱,虽然有评论说人物有点OOC,但我觉得还可以接受.故事背景在夏威夷,还挺浪漫的哈哈哈.

11.i guess that's destiny doing it right
作者:allyasavedtheday
分级:M
字数:2648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443354/chapters/23056398
安利:还是旅游观光文,又名,情定巴塞罗那aka久别重逢的蜜月期.高甜甜甜!!!推荐!!

12.Teach Me to Forget
作者:Sabeley
分级:E
字数:29,688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401215/chapters/25535886
翻译:http://colorful98.lofter.com/post/1ea3dfed_10d4390c 感谢勤劳高产的 @Colorful  妹子!
安利:这位Sabeley妹子是要着重介绍:她的文基本都是分级E+Even POV+top!Isak/bottom!Even+互攻+4章完结.这篇助教/学生非常火辣,但鉴于作者是个非常有原则的姑娘,她居然让EVAK足足禁欲4个月,直到他们解除师生关系才OOXX.之前那篇Membership Dues也是异曲同工.但我非常喜欢这位笔下的Confident!Isak,非常可爱,实力会撩,很罕见看到Even被撩到情难自己,别样的体验简直好棒棒!

13.Never Have I Ever
作者:Sabeley
分级:E
字数:15,478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194080/chapters/24996792
翻译:http://colorful98.lofter.com/post/1ea3dfed_10a40e38 再次感谢勤劳高产的 @Colorful  妹子!
安利:痘哥做了一次神助攻,挑破了Evak间的那层纸,于是他两都Happily ever after了.

14.Membership Dues
作者:Sabeley
分级:E
字数:15,872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73724
简介:这篇妥妥是Even受了,Isak小天使的男友力和撩力强到让我误以为他两角色互换了ಠ‿ಠ 大学兄弟会play+神仙教母Mikael的助攻+满篇的性张力!

15.717 Miles
作者:MermaidsandMermen (SophiaSoames)
分级:E
字数:101,31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483104/chapters/23128923
简介:AU pair设定:Even是充满魅力的挪威互惠生,Isak是被恐同校园恶霸欺负的英挪混血儿.他两相遇在距离奥斯陆717英里的伦敦.英伦浪漫恋情由此展开.....这篇人物塑造其实有点OOC,我不认为Isak是那种会被校园霸凌的人设,除此以外,就和文前面的tag说的一样:Nothing bad will happen to our boys.绝大多数时间是相当甜的,而且分级E你懂的,肉肉肉吃到撑!这篇是真·互攻!!!连攻的次数都差不多!这作者妹子还有一点值得一提:她的设定里,Even没有躁郁症!Isak的妈妈也没有精神疾病,相反是一位非常酷的单身妈妈,还是个空姐,文的后半段带着Evak到处飞,简直是所有Evak文最帅气的妈妈了!由于这篇文里吃的描写好多,看着看着就看饿了OTL.

16.Untold scenes of Isak and his Even
作者:imissedyourskin
分级:M
字数:111,773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914072/chapters/20419690
翻译:http://colorful98.lofter.com/post/1ea3dfed_10576197  @Colorful 这位妹子也是翻译大手!翻得那叫一个快很准!表白一万次!
简介:这故事和标题一样,讲的是Evak在S3里没有拍出来的各种场景脑补,挺有意思的,各种细小的心理活动,各种小动作,还分Isak和Even的POV,满足了大家希望S3由Even视角再来拍一遍的心声.不过这篇脑补的酒店场景里,Even是受的那个,望介意攻受的小伙伴周知.

17.Things Look Different in the Morning
作者:allyasavedtheday
分级:T
字数:46,857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46118/chapters/24358611
简介:这篇文在ao3的kudos很高,分级T没啥黄暴镜头,这妹子的文都很小清新很治愈.设定为:Even和Sonja分手后住进了Eskild的合租公寓,由于没有空房间只能和Isak挤一个房间,然后小天使有严重的失眠症,只能靠E神每天拥他入睡,于是Even和Isak就成了Cuddle buddies,E神人暖套路多,最后妥妥HE!

18.thirty days of skam fic
作者:milominderbinder
分级:G
字数:51,95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738348
翻译:http://zzm702.lofter.com/post/1eafa058_1016d615  感谢 @-初笙- 妹子!不仅翻译的好,里面还加了很多小科普!感动CRY!!!
安利:30篇关于Evak的小短文,有原作向的有AU向的,非常轻快可爱的文!
 
19.with love, from anonymous
作者:cosetties, iriswests
分级:T
字数:136308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868595/chapters/22137926
简介:这文一开始还是挺好看的,Even和Isak有神一样的误会,每次Even尝试解释都会把事情变得更糟,于是套路E神就想出了写匿名信给小天使,开始匿名+现实双管齐下攻略小天使.印象中后期有点拖沓.PS这文里Eva和Vilde是一对,这几乎是很多文的副CP我也理解,但为啥Noora会和眉哥配对?!有点出戏啊!

20. in better light, everything changes
作者:TimeInABottle
分级:G
字数:31189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311498/chapters/21103010
翻译:http://twentyoneuandme.lofter.com/post/1e9ba933_f44fc28    @TwentyOne 
简介:Evak有很多短信文,这篇是Isak搞错号码,本来要给Sana发短信的,结果阴错阳差发给了Even.你懂的,谁都无法拒绝E神的套路.

21.Wrong number
作者:mignonette
分级:G
字数:7,725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478160/chapters/19427275
简介:又是一篇搞错号码的短信文,这回是Isak本来要给眉哥发短信,结果发错给Even.短信文有点好,看着不累,可以当小甜饼缓解心情XD.

22.I feel it when you look at me
作者:photographer_of_thoughts
分级:M
字数:77,254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741617/chapters/23810598
翻译:http://theotherelse.lofter.com/post/1ed0b85d_f88b3f2   @theother   @撩神的喵  两位妹子翻得太棒!赞平方!
简介:这篇最大的虐点就是设定Even瞎了,但感情描写特别细腻,让人一直有读下去的欲望.这文里的Mikael简直是原创角色了,特别讨厌.不过看到弱弱的Even和特别有保护欲的Isak还是挺带感的.FYI,小天使攻!




23.You say good morning when it's midnight
作者:Aceteroid
分级:M
字数:28,068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531749/chapters/21553475
翻译:http://aibasukix.lofter.com/post/1dd5feff_f2d423b  感谢@博夫山甜 翻的和原文一样可爱!
安利:设定是:Jonas去美帝做交换生3个月,借住在一户人家里,这户人家有个来自挪威的继子---Even。Isak一直和眉哥Skype交流感情,无意中认识了非常抢镜的Even,于是小天使就和E神远距离恋爱了.....aka网恋的故事,挺可爱的一篇,本来小天使一直倔强地不愿意承认自己弯,看到E神都分分钟就承认了性取向,哈哈哈哈LOL

24.I'm Not A Baby
作者:cuteandtwisted
分级:M
字数:33,086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908270/chapters/22203143
翻译:http://twentyoneuandme.lofter.com/post/1e9ba933_e99ee17 同样来自伟大的@TwentyOne
简介:还是来自cuteandtwisted太太,这篇的设定是ChildhoodFriends!AU,设定不算特别新颖,竹马什么的总是有别样的萌点!

25.Get Rid of Her
作者:cuteandtwisted
分级:T
字数:14,079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302354/chapters/21084536
翻译:http://theotherelse.lofter.com/post/1ed0b85d_fe2860b  感谢@theother 小天使的翻译!
简介:这是cuteandtwisted的第一篇文,中规中矩的分级T,3章完结不拖沓,设定也是很大众的Friends to Lovers AU.但我是扭曲萌太太的死忠粉,所以普通设定也觉得萌!

26.Right in Front of My Salad
作者:cuteandtwisted
分级:M
字数:8,497 一发完结小甜饼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719767
安利:这篇我要详细介绍下!!!这篇太可爱了!!cuteandtwisted终于照顾了下被I Would Do It Again虐到怀疑人生的我们,抽空写了这篇小甜饼.标题来自今年某个Gay Porn里的一个梗:妹子准备吃色拉时,发现一对gay躲在厨房角落里不可描述,详见这个链接.扯远了,故事讲的是Isak对超市的收银员Even一见钟情(当然,其实是相互一见钟情你懂的),千方百计勾搭并最终HE的故事,然后被痘哥感慨了如标题的梗,放个原梗的动图大家感受下XD





27.I Would Do It Again(连载中)
作者:cuteandtwisted
分级:M
字数:118,652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251254/chapters/25150767
翻译:http://theotherelse.lofter.com/post/1ed0b85d_10e5ffd9 勤劳的@theother 妹子已经在着手翻译了!太小天使了!!!
安利:这篇来自C太太的Dare!AU在ao3上争议很大(话说绝大多数的Dare文都在真相被爆出来之后都挺伤人的).很多评论都觉得这篇里的Isak渣的有点OOC,而Even有点好过头了,两人之间的感情不对等.但追着看文的我表示,作者在后文里都解释清楚了来龙去脉,相信也是HE预定结局,但讲真,这篇当中几章真的是把我虐到怀疑人生OTL....

28.The Comments Below
作者:DickAnderton
分级:M
字数:47,945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521996/chapters/21532442
翻译:http://colorful98.lofter.com/post/1ea3dfed_e2fdf66   @Colorful
简介:设定是:Even是Youtube上的一个up主,Eskild是油管上的gay icon,小天使是油管上的游戏up主,一来二去大家熟络了以后,就想一起拍个视频,没想到EVAK就这么渐渐雄起了....这篇也很可爱,有点2.5次元的感觉.就是不知为啥看的时候老想到戳爷😂 PS这大概是我在ao3上看到的第一篇小天使待业在家没去上大学的文XD

29.love and condoms
作者:evenbakkas
分级:M
字数:37,715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061270/chapters/22417697
翻译:http://colorful98.lofter.com/post/1ea3dfed_ed77e89 @Colorful
简介:被Eskild指示去买套套的小天使遇到了火辣的店员Even的故事,从此一发不可收拾.@Colorful 妹子这篇翻译的超可爱,也很用心,还特别标注了有bottom!Even的情节,再次表白一万次!

30.Let Me In
作者:milk_o_vich
分级:T
字数:20,531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162160/chapters/24912576
翻译:http://www.lofter.com/lpost/1efad104_10e57747  @EvakParallelworld 翻译组棒棒哒!给妹子们比心~
简介:事实证明,哪怕EVAK暂时分开了,最后也会回到对方身边.ALT ER LOVE !!!

【Dagbladet】Tarjei Sandvik Moe訪談(2017.08.18)

打callllllll

粉燈字屋:

挪威原文:https://skamskada.tumblr.com/post/164327849423/intervju-med-tarjei-sandvik-moe





【Chinese Translation | 中文翻譯】
翻譯/校對:HD2_0 ; jawnlock123 



《SKAM》演員Tarjei Sandvik Moe (18歲)才剛與大他26歲的Andrea Bræin Hovig (44歲)在電影裡合拍了火辣的鏡頭。私底下的他仍然還是個自由單身漢。


這位18歲的演員坐在Korsvoll的Havnabakken最高處的長椅上,這裡位處市郊,可眺望沐浴在日光中的奧斯陸。這位《SKAM》演員就是在這些美輪美奐的房屋和完美的花園裡長大的。


然而,『《SKAM》演員』正是個Sandvik Moe希望能擺脫的頭銜。這陣子他在情色驚悚片《En affære》裡與Andrea Bræin Hovig(44歲)有對手戲,同時在新年期間會在Chateau Neuf劇院裡演出《Grease》裡的傻『雷鳥』Doody。我們有提到他還得完成高中三年級的學業,同時還會在全校性的才藝活動裡擔任要角嗎?


「我媽有提醒我要注意別把自己累死。但我一點也不擔心,」Sandvik Moe如是說。


他還比較擔心學校不能缺課達十分之一的上限問題。


「如果我翹掉太多課,我就會被當了。這愈來愈是個挑戰了。」這位18歲的少年承認。


在《En affære》中,Sandvik Moe 飾演16歲的Markus,跟Andrea Bræin Hovig飾演的老師Anita發展出一段關係。他說與這位年長他26歲的女演員合作愉快,言談中盡是對同事的讚美。


在情色驚悚電影裡無可避免會有親熱戲,但根據Sandvik Moe的說法,拍攝這種戲份對他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我認為Andrea非常有吸引力,就像之前覺得Henrik(Henrik Holm,在Skam中飾演他的男朋友)是個非常漂亮的男生一樣,要與他們出演感情戲是很容易的,」他說,但同時也坦言他原本還很怕拍攝時會覺得尷尬。


 外表成為關注焦點


NRK成名劇《SKAM》裡Isak一角的爆紅,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Sandvik Moe從短短幾年前默默無名的長髮足球少年,一下子成了因《SKAM》而被崇拜、尊敬的對象,但同時也引來跟蹤與對他外表的批評。


「我自己不上社群網站了,但有時我朋友會因為一些文章或評論給我發警報。在IG上就有人會寫些『我的天,他現在的髮型醜爆了』之類的東西。


「曾有人發過一張我的嘴唇照片,附註寫著『如果你的嘴唇長得像這樣,那你的愛情生活必死無疑』,還得到45,000讚。這些死忠粉絲對外表竟然這麼在意真的是很糟糕的事。我自己是絕對不會受此影響的,但我希望其他年輕男孩不會碰到這種事。」Sandvik Moe說。


除了他的外表,粉絲們也很關注Sandvik Moe的私生活。但與一般大眾以及媒體預期相反的,這位演員目前仍然單身。


「如果每個人都認為你已經死會了,就找對象而言真是一點幫助也沒。」這位18青年笑道。


他還認為如果他有對象的話,對方若也是名人會是個好處。


「如果我有了交往對象,我會希望她也有點名氣,這樣一來,我們就能對這世界有多瞎這點有相同共識。」他直言道。


爺爺也是演員 


對於他私生活的各種揣測他很清楚。然而,如果要他在知名與無名間選擇,他還是會選擇前者。


「其他人會對你比較好。這是場有意思的遊戲,但同時也充斥著虛情假意。」


理想說來, Sandvik Moe希望「演員」與「名人」可以是兩回事。但他也明白成為一個熟面孔就是他選擇了演員這個職業並且小有成績以後,必然會產生的副作用。對Sandvik Moe來說有一點是無庸置疑的:他註定就是要當演員。


他的爺爺Torgils Moe也是個演員,曾經演出:《Norske byggeklosser (1972)》,《Olsenbandens siste bedrifter(1975)》和《Søsken på Guds jord (1983)》等多部電影。


Torgils Moe在2015年一月去逝,就在《SKAM》開播的前幾個月。


「他曾涉足不同藝術領域並獲得成功是一件很棒的事。」Sandvik Moe提到身兼演員、是歌手及鋼琴家的爺爺時這麼說道。


 同志爭議


Sandvik Moe與《SKAM》中的對手演員Henrik Holm(21歲),因為扮演一對年輕的同志情侶而受到全球推崇。


Holm的經紀人Lene Seested,則因公開表示Holm近期將不再接演其他同志角色而引發爭議。很多人,包括VG的Morten Hegseth,都認為Seested的聲明,削弱了Holm參演的《SKAM》所提倡的將同志「常態化」的觀念,並助長了將同志視為某種特殊的「類型」的偏見。


Tarjei Sandvik Moe則對Dagbladet表示他樂意再接演同志角色。


「如果這個角色是關於17歲少年出櫃的故事,除了可能看起來會與《SKAM》的劇情太相似之外,其餘都無關緊要。我不會將同志身份當成角色來看待。」他說,並補充他認為Seested引發的爭議來自於誤解。


「我希望Hnerik能接演對他而言嶄新又具挑戰性的角色。」


 足跡


最近剛滿18歲的Sandvik Moe,在今年得到了某些「特權」。我們指的不是畢業巴士慶典活動,而是即將到來的國會選舉。


「我本來的態度比較天真,而且覺得自己不會去投票。但接著我參演了一個在談社會責任的舞台劇,所以我的態度也跟著變了,去投票是很重要的,」Sandvik Moe這樣說。


「這會很有趣,我知道自己想投給誰,」他接著說,但並未說出他的政治傾向。


在《SKAM》的另一位演員Ulrikke Falch運用自己的影響力,來為她重視的議題發聲的同時,Sandvik Moe從社群網站上消失了。


「我認為Ulrikke的行動非常棒。至於我自己,我希望讓我的行動自行發聲,」他補充道:「我希望能在與劇場、電影和電視相關的世界留下足跡,我想要繼續參與那些具有娛樂性,又同時具有意義的企劃。」



相片說明:跟爸媽住一起。儘管在近年成為挪威炙手可熱的演員,Tarjei Sandvik Moe仍然跟爸媽住在奧斯陸的Korsvoll。明年他會繼續住在這裡,但同時也在為買間屬於自己的公寓而存款。



【完结】穿喉的鱼骨(骸云only)

兽槿一:

对骸雲的诠释我很敬佩


鯨:



“故事要是别人来讲,肯定不是这样的。可现在由我说出来,就只能是我的深情和愤恨。这完全可能是个爱情故事,他们原本相爱,被放到天平两端,天平摇摇晃晃二十多年,没停歇过;”




他语气轻柔起来,望向我们所有人:“或者,也可以用作嘲讽,嘲讽体制,嘲讽不公,但你谁都伤害不到。”他又说了几种可能,时而悲痛欲绝,时而故弄玄虚:“无论是怎样的故事,讲述是一种掠夺,它只是在掩饰我的匮乏。”




全场静悄悄的,我们在等他说下去,把故事讲完,或者失望地挥挥手说“今天就散了吧”。他显然很擅长应付这种场面,眉眼轻佻,成竹在胸,可没多久他就厌倦似的放下了挥舞的手臂,我们没有得到离开的许可,已经有人开始愤怒了;我在等,等他那些没有价值的真真假假。




他说:“我叫六道骸。”




我说我知道。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吗?你可以从这儿讲起——从任何我不知道的地方讲起。








《穿喉的鱼骨》




Cp 骸云




文/ emoji鲸








我原本是个自由的人,有一天我被他锁住了。那不是邂逅的一天,我可以同任何人邂逅,我喜欢的、不喜欢的,在街边同早晨醒来的和傍晚醒来的人邂逅。生命那么长,大家都以为我向前方绝尘而去了。我迈不开步子,在原地打转,所有人都有和我相遇的可能。




那是被质问的一天。我遇见库洛姆的时候她问我我们接下来搬去哪,我告诉她,去哪,这是个好问题,但不是你该问的。泽田打电话问我这样好吗?我说还好你没问这样对吗,不然你不可能得到库洛姆了。他脾气见长,让我担心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了他手上:你至于吗?库洛姆多大了我找你要个人那么难?我知道她是你带大的该听你的,可你不能一辈子不撒手吧?




我说,沢田纲吉,激怒我并不明智。你想让我看见的是你多大了而不是她多大了,不是吗?




他气急败坏,对我大喊大叫:你拴不住她!




这句话是对的,我无可辩驳,任他摔了电话。明天和他谈生意的时候他又会变回那个温和的彭格列首领,一代又一代,人所能变成的模样总是有限的。有时候只要听说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就足够猜测他们可能变成的人,乖张或苦闷,乃至欣欣向上,豁然开朗,埋藏已烂的根底,遮掩卑微、胆怯和不堪。这几乎毁了我所有的期望。如果有一天我不抱期望了,只因为我轮回了太多次,也许有人会大发慈心替我问公不公平,可我从不问公不公平。走在街上,问一个陌生的老头子:嘿,你多大?走起路来会不会觉得骨头心儿已经空了?看看你的脸;再看看我的。这样好吗?我想起沢田问我的;我想库洛姆学会了的腔调,在我系好领带,迈出房门准备去谈今天的买卖的前一刻,小心翼翼地拉住我的衣角,问:这样好吗?




我拍拍她的脑袋:你以前从来不问那么多;一定是沢田把你带坏了。以后不跟他玩了。你愿意吗?




都听骸大人的。库洛姆什么都听骸大人的。库洛姆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我们得赚钱,得吃饭,得活下去。为了活下去人得抛弃很多,当然这些不一定生来就有;肩膀上背的东西多了脚就会陷在泥土里,生了根发了芽你就走不了路了,你看着永远到不了的远方,着急吗?你该庆幸,我被生下来的时候两手空空,我能带着你,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库洛姆没有想去的地方……




我猜她一定听出我在骗她了。实话必然没有假话好听。于是佯装不悦:我以为你会明白,这样的问题没意义。




也许对某一世的库洛姆来说,这个问题没意义。




看吧,人们教我对他们失望,然后重新唤起希望。我大可大歌真善美,可无论钱、价值还是我挂在嘴边的宝贵的库洛姆,对我的意义都只有那么一丁点。我不会活不下去,我迈不开步子不是因为生了根,不是因为断骨连筋,而是比起她,我更加不知自己想去哪。我怀疑同时活在这个世界的生命只有那固定的百亿,这些人活了死,死了又投胎重生,只是他们忘了,而我还记得;地球不会再有新鲜血液了;我早晚会走遍每一个角落,和我的其他同胞一样,把足迹——把所有的痕迹留下,然后一点点枯竭。




我们互相影响着走到今日,他们的过去是我的随葬品;这是个走不完的圆,但我始终得朝向缺口,我挤压心脏让它流出汁液,于是我说我爱你们,汁液浇洒在荆棘上,我又说恨。我拉着库洛姆的手疯跑起来,想起身后的一切,它们离我越来越远:兀自摇摆的指针和防盗门、躁动不安的灰尘、窗台上那只哑巴鹦鹉;它们与脑海里的印象重合。库洛姆跌了个跟头,坠得我弯了膝盖。她的鼻子眼睛嘴巴磕出了血,我想起我用幻术制造出她的内脏时她下意识的轻呼和暧昧不清的表情。我这才意识到生命的无限在于无限的过去,而不是未来。




我受够了被质问,这一天没有一个好的开始,她掰不开我死死抓住她的手,只好像小孩子一只一只抠我的手指,抬起这只,落下那只。日头上来了,我们汗流浃背,无声对峙,在厚重的白色的光红色的血下面,她的眼睛从紫色逐渐变为翠绿。




你可以认为我骗了你,也可以恼羞成怒斥责我为什么骗自己,然而这不过是我的生活。我在竭力证明,眼前这个小姑娘和库洛姆没什么区别,圆颅方趾,我们都没有什么区别。后来她眼睛里的神采暗下去,垂着眼帘,说,我没有想去的地方,真的没有。空无一人的街景破碎着升起,化为灰烬。我们回到窗边。




我说你把这只鹦鹉送给沢田吧,他的爱心能把它养肥,放了也行,别摆在这了。它残疾,说不出话,一点用处也没有了。姑娘拢拢头发轻声应了,她不让我看到她的脸,哪怕知道伤是假的,也觉得它存在着吗?




她说:沢田先生……希望接下来的事都由骸大人亲手去办,到这个行业彻底瓦解为止。




我明白。他想洗白。真可悲,让他去拼好了。真是不想在这种事上搭人情。




你能明白吗?到目前为止的生命是必然,我呼吸的空气吐出的话语都是有定数的,讲故事的人是我,但我没办法为你展开所有过程,只能拿着画板为你卡在静止的某一幕,我用尽我能想到的色彩和熟知的词汇,为你描绘这个状态,至于前与后,我们需要试探,需要猜。这是真心的分量,从来喂不满另一颗心。这个故事里只有一个变数,他叫云雀恭弥,我把愿望和真心赌在他的身上,他不是圆颅方趾的人,他是符号,是一块捂不暖的地板砖。




他是我逃不掉的梦魇,甜美,但冷,他守着他的方寸之地,那是他的家国,每当我踩上去,冷意都会顺着脚心攀上心尖儿。他不近人情,软硬不吃,你的处心积虑都得败在他的手上。你听我说。他很漂亮,比你我,比在座的所有人都漂亮。他的漂亮是绝对的。你攻略不了他,但他也许会爱上你——不要揣度他的心意,救他性命没用,露出软弱的一面给他或算计他何时低落上前去安慰一样得不到他的心。他知道那是试图控制的把戏。我爱过他。我爱过他很多很多次。




可爱不应该变成一件绝对的事。




这个故事里只有一个变数,所有的故事里都只有一个变数,除此之外都是自负所不能扭转的必然,它是巫婆的咒语,念出它,你会变得和巫婆一样苍老,但不能老到永恒里去;我创造的莲花永远不会枯萎,就开在佛祖脚下,别人眼里的我,是不是也像我的莲花。可莲花尚有丰盈的汁液,我已经成了一颗干瘪的橙子。又或者,连这唯一的变数都是人的痴心妄想,就像我们认可孤独,却依旧认为总有一天它会为人所解救。我第一次爱上他的时候,他爱的是他的自由。我占据了他的身体,让他的心睡在至深的海底,我代他痛,代他拖动伤痕累累的身躯,我那时候就明白云雀恭弥不在这儿。尽管他冲我喊:把身体还给我,草食动物。几乎用尽最后的力气。有什么用呢?我无法控制他,甚至他的身体也不能拴住他,有些雀鸟的确是为自由而生的。拥有的云雀恭弥的心的云雀恭弥,是这世界上最强大也最美妙的东西,我永远得不到,我让他爱我,让他追赶我,我痴痴地念着,如果你爱我,我会替你识破所有谎言,破坏掉生死、爱恨所有的对立。没有谁能剥夺他的自由,我被困在他腐烂的肉体里,第一次爱上他,就献上了自己的自由。




第一次以后,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我没去找过他,他换了容貌,换了声线,换掉凌厉的丹凤眼,我也再没见过同那世一样完美的肌肉线条,可我爱他,如果我是莲花,我是从那他的尸体里长出来的莲花。生了根,发了芽,就不能同他分离了。头一次,人世的规则对我失了效。于是我又见到他,他坐在监狱的床上,我从屏幕里看他。他看到了我、他一定是察觉到了我,我看见那个灰色头发、四十多岁的男人抬起头望向远方,我的心脏再次活了过来——能让它再次活过来的只有毒液,我不在乎。监狱的铁栏杆外面,有没有远方,有没有并盛的俯景呢?我跑向他,就像我无数次跑向他那样跑向他,把三叉戟对准他的喉咙,藤蔓缠绕他的胸腔,我要给他久别重逢的拥抱,我想象着下一秒浮萍拐砸中我的太阳穴,我对他笑。




我对他说:想知道你的内脏值多少钱吗?他皱了皱眉。他皱眉的样子真像云雀恭弥,就算再不喜欢,都是一副在认真考量的模样。四十岁的身体,不老,也不年轻,我报了他肾的价钱,他开始生气,我又和他聊了聊他的心脏、肺、肝、胰腺、眼角膜,我告诉他,你会安然死去。他瞪我,如同他没有杀过人犯过罪,纯洁无暇。目光是最原始最直白也最幼稚的反抗,当年我在樱花里抬起他的脸,他骨头断得没剩几根完整的了,只能把眼神当刀子,也是这样瞪我的。我觉得不甘心,这些由我一人承受的记忆,把我推向他的牢笼,可我又觉得开心,这是独属于我的甜蜜和苦涩,他是那个哪怕我面对镜子使用幻术,也无法制造的云雀恭弥。我离开监狱,在路灯下回忆他的脸,我佯装成一个失恋的人,听商店里放的情歌。情歌不再唱了,我就倒在街边的躺椅上,不去想肩下的报纸是哪个流浪汉的,现在我是个失恋的人,撕心裂肺,想的念的全是他。




我毁掉街景,让灯光和人群灰飞烟灭。梦结束了是另一场梦。闭上眼睛,恭弥的内脏化在我的喉咙里,流动的血液那么温柔,如果你冷了一秒,你不会认为那种感觉是冷,如果你冷了一世、冷了几世,你就不会明白冷是什么了。这具四十岁的身体,如果倒回二十五年,会不会和当初的云雀恭弥有更多的相似?我不想迎接这不可逆的时间。永远都不想。这具四十岁的身体只有白花花的肚皮,割开肚皮只有白花花的肠子,可是我的恭弥在这儿,我知道他在这儿。时间里的人弃我而去了,从了解爱是怎么一回事儿,到他们离开,只有短短几十年,几十年之后我被迫重新开始;我曾经费尽心力学习、在学会的那一刻泪流满面的东西,一颗心的重量,在永恒的重复面前,化为了零,不再有任何价值了。




时间的审判如此无情,可是——可是在短暂的温暖里,心跳告诉我我还要活下去,我还能活下去,我还身而为人。这温暖许多人都教过我,但只有云雀恭弥不同,我要朝向我的根,就算我在这世界上生生灭灭,我在时间里无法回头终究离他越来越远,我还是要像那咬尾巴的狗,继续着徒劳无功。四十岁,百世前的四十岁,蒙蒙的阴雨天,从一个百世轮回的梦里疼醒,云雀恭弥问我:做噩梦了?我说是,糟糕透了的噩梦,如果噩梦成真——我看到胳膊上一大块青紫——一生一次的身体,不知道心疼的吗?他说哦,这肯定是你轮回里最差劲的一个身体了,没什么值得省的。我气着气着竟觉得有些好笑,问道那你的呢,要不要找风太做个排行?




算了吧,不想给彭格列坑钱的机会。




不管怎么样,我在这儿了。我把他搂近,蹭他的脖子。




嘶——别动。




怎么了?




睡落枕了。




……




如今我造出一样的雨天,将长椅幻化成柔软的床,捏造气味和触感,企图开启没有一丝虚假的记忆,才明白那些记忆早就被淹没在至深的海底了,同永远消逝的那一世的云雀恭弥的意识一起,再也不属于我了。回忆既无法复刻也无法消抹,半真半假悬在人的心上,真诚地欺骗,如同黑曜劣质的幻觉,如同爱,交不出去,收不回来,却可以要了你的命。库洛姆打来电话说沢田问这笔生意到底还做不做,我说做,为什么不,一具健康的尸体,让他当做自己的生命可以延续也不是什么坏事吧。库洛姆吞吞吐吐,几秒后挂掉电话。




我回到监狱,这一世的云雀恭弥还没迎来他的死刑,活着,跳动的心脏那么暖。我尝试抱他的时候他看向天花板,看向属于鸟儿的天空,属于云雀恭弥的家国;我还能爱着他,爱着他的后世,而我们注定要一次次拥抱,直到从相识里挣脱,找回彼此的自由。到那时我不是六道骸,他不是云雀恭弥,我们像所有活在无限重复里无知无觉的普通人那样,相遇、道别。








Fin.






我怎么敢说话呢?

兽槿一:

鯨:



我怎么敢说话,怎么敢对自己不说话这件事作合理化的解释。说敬畏是对的,但畏怯要远大于崇敬,一张口我便觉得自己被挂在泡沫板与金丝做的绞刑架上,阳光里全是刀子。我与过去的自己决裂,撕日记,删微博,否定曾展现过的真心,我太害怕了,我对这身体的每一部分都怀疑,而怀疑使我惶恐。今日我言之凿凿,明日必将找证据将自己推翻。然而我要如何逃得掉,坏秉性是一脉相承的,不破不立不也得有一个基础在才算数?我十年前做过的噩梦,如今还在做。语言的破坏性——原来我有多热爱这一座座的空中堡垒,轰隆隆轰隆隆致所有的善意和恶意以热浪和新生,现在就有多恐惧。它毁掉了我的感受,我的思想,我的肉身,它是重塑和整合,却自我而顽劣,从不施舍任何真实,不可依傍,不可掌握。语言只忠于它自身。


它不爱我。我怎么敢任它为我所用。


【旧】 春风不负(骸云)

兽槿一:

鯨:



Cp 骸云+初雾


信件体




斯佩多:




这是一封不会被寄出的信。我们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你,去年入秋的时候我在英国看到了阿劳迪,虽然只是个背影,虽然在那个国家人们都像他那样穿风衣,虽然在此之前我只看过照片,我还是认定那个人是他。因为我还记得你支着下巴指着照片里他的脸,慢悠悠地搜刮所有最漂亮的词汇来夸他,我说这太浮夸了,说不定我见到他时发现他不过是个普通人。你白了我一眼,问,云雀恭弥像普通人吗?


我说不像。你说这就对了,云雀和阿劳迪有点像,但如果他俩一模一样,他俩就都成了普通人;不是的,阿劳迪比云雀轻——当然不是说体重,我是说——你抬起双手,像抓着什么柔软易碎的东西,抓着虚空——轻盈。


现在想想,你那个时候的样子简直像个邪教徒。那年我十四岁,青春期,身体里鲜活的力量让我的心脏砰砰地跳动;那一年我们还在山庄。在你走后没多久我们也离开了,我们想过找你,但一点头绪都没有,无从下手。看见阿劳迪纯属偶然,我几乎慌乱地把行李箱推到恭弥手里,冲上前追赶,我坚信找到阿劳迪就能找到你,尽管没有任何根据。这心乱如麻的追赶,以及追赶无果的无力感,让我又想起你的离开。我相信你依旧讨厌我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样子,所以你没回头,但你不会知道,就算那时才十六岁,我也敢挺着胸脯说,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哭过了。


这次我当然不会哭。期望越大就越胆怯,视界里没有了阿劳迪的背影,我竟然没有勇气再迈开脚步去寻找了。恭弥左手一个推箱右手两个公文包笨拙地走到我身边,眼睛一眯,满头大汗的样子也有了不少气势:谁。我说阿劳迪。他把公文包都丢到了我的脸上,说,我会找到那个家伙的。


这绝不是一句安慰的话。


我的确拿你这样的人没办法——任何人都拿你这样的人没办法,固执地留下,又自顾自地走掉。时间久了,虽然对你奇怪的发型和愚蠢的笑容熟烂于心,想到最多的,还是最初的画面。我想起那片荒芜的大地,泛滥的血,与雪;我累得走不动路了,你到我跟前的时候,我以为是被我杀掉的人的冤魂来向我索命。你的确是来索命的,用枪杆子把我戳倒,抢走了我最后的一个面包。我躺在地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你,军装,瘸着条腿,浑身上下都是伤,眼睛里一点悲悯都没有。我八岁,知道自己赢不了你,也知道你和我一样,都是这世上的孤魂野鬼。我记得后来你和我说过,那时你看着我,就如同看着你自己。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当你恨我,不垂怜我的命,会觉得你自己的命也一文不值吗?后来你对我好,难道不害怕我走了和你一样的路?你只是长久地看着我,把面包举到嘴前,一点点地吞下去。雪化在我的脖子上,我感到自己是生长在荒野的植物,正在一点点枯萎。你噎着了,开始发疯一样地咳,咳到蹲下来,我闭上了眼睛。过了不知道多久,有什么东西拍打我的脸,和雪一样冷,又放在我的鼻子下面。我没有睁眼。我猜你是想确认我死了没有。我气愤地想,如果我死了,你会吃我的肉吗?这地方死尸真的么多,干嘛偏吃我的?可恨的军人。我没想到的是,你就这样把我抱了起来,将我的脸按在你的肩头。这一抱,竟是再没有放下。


起初我不愿意同你讲话,直到有一次你把我颠醒了,我说你能不能走稳当点,你傻笑起来,说我明知故问。后来我又问,我们能不能活下去。


你说也许能,也许不能。头一次,我把脸埋到你的脖颈,于那时的我而言唯一一块暖和的地方,一声不响地哭。


你身体一僵,提着我的领子把我扔下来,告诉我自己走,不许哭。眼泪虽然马上止住了,鼻涕确是止不住的——作为报复,我偷偷用你的袖子擦鼻涕。我们没日没夜的走,企图走到冬天的尽头,可我不知道这是哪,这似乎是一条无止境的路,这里有阳光化不开的雪。可春天是要来的,春天就藏在云雀恭弥的庄园里,第一夜,我去偷云雀家厨房里的羊奶,白天再去偷别的吃的的时候被草壁逮了个正着,他看起来很凶,那时候我以为他是这儿的主人,只要杀了他,我们就可以在这住下去。你跑出来按住我的手,趴在我耳边说幻术不是这样用的。你这个狡猾的家伙,用幻术造了假的我们,假的道路,草壁一个人往外走。你记不记得那会儿我们多狼狈,我们钻进宅子里烤火,我觉得自己暖得像要化开一样,我几乎认定我熬出头了,这辈子都不会再这么狼狈了——如果不是后来遇见云雀恭弥的话。我们坐到傍晚,正主回到家,你歪歪脑袋对恭弥说:小孩子不要乱跑。当即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抡了一脸。


我还犹豫着要不要杀人灭口,恭弥松了口,说我们可以住下来,但是要帮忙做工。你答应下来。我是后来才知道你一早就有别的打算的。也许是小,也许是无依无靠的情况下只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打从一开始就把你当成同一条船上的人。有时候有原因的信任没有无故的可靠,你是前者,恭弥是后者。你只要你的彭格列,你伟大的黑手党梦想,你知不知道你是比你的同僚还要愚蠢的理想主义者。你走的前一天晚上告诉我全部的真相,从八岁到十六岁,如果我愿意忘掉血淋漓的起点,我愿意称那八年为我的童年和青春。而你是个残忍的人,只有这一点从未变过,你说这些都是阴谋都是谎言,而你带走我不过是个意外。那一瞬间我记起你的的确确是那个索命的亡魂。


如今我时常在想,会不会有人生来就谎话连篇。从出生到儿语需要一年,从谎话到学会实话却要十年,从实话到真心话呢?我不明白事情何时变得如此复杂,但我在一点点尝试。我离开时我咒骂的话是实话,相信我,我不会把它们收回的。


两年后我们也走了。我曾经担心你会不会死在我们的来路上,尸骨永远都不会被人发现,就像我们共同来时面对的那种可能;你会不会害怕。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当年你怕过,带着再决绝的信念,在死面前也会犹豫不决,所以你才想拉上我一同赴死。没想到柳暗花明,虽然迟了些,还是捱到了天亮。


我对恭弥说,你该看看外面的世界。外面有更广袤的世界。这真的是最最失败的谎言了。我曾经迷恋他,你知道,他当然也知道。云雀也喜欢我,但比起我,他更爱他的山庄,他的故土。那大概是一种归属感,对于恭弥这种人,征服和控制是他的必需品。可对于我,哪来的何来的“外面的世界”呢?就算我愿意自欺自骗,世界于他也许意味着更多、更美的东西,我也无法抹去自己的噩梦——我只是恐惧重新踏上血淋淋的路。孤身一人。而我终究要走。我和你一样,不属于那里。这世上从来没有谁能救谁。这是你教会我的。你猜他什么反应?他翘起一点嘴角,说好,不带任何犹豫。


那一刻我真的想把心掏给他。迷恋从来都是一种温热黏稠的感情,我看着他清瘦的肩背,他白色衬衫下蓬勃而出的力量,他转过身弯下腰,拿起他的浮萍拐,意气风发,就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更生动的画面了。我想起你谈到阿劳迪时的神情,狂热,痴迷,那时你已经喜欢了他多久?


现在我二十五岁,到了可以向小孩子传授恋爱经验的年纪。可能说的话始终不多。无非是爱时心痛,不爱时心又空了。反反复复,迷恋被折磨成更悠长苦涩的东西。这世上从没有谁能救谁,我一个人到彭格列总部,没有见到你的同僚们,从泽田口中得知初代门早已经退位。泽田邀请我和恭弥加入,我同意了。你看,你兜转了一大圈,把你自己活活困死了,你爱的彭格列,没有拦住你,你爱的阿劳迪没有救下你的孤身犯险。孤身犯蠢。所以,事已至此,你愿不愿意回来看看现在的彭格列。


看看现在的我们。


恭弥和我对你的感情是不一样的——幸亏这是一封寄不出的信,否则我又要被你嘲笑了。你对于他没有更深的意义。不过有一次他骂你大尾巴狼,为此我笑了很久。我爱极了他骂人的样子,半垂着眼,面无表情;你带大的两个孩子都越来越多话,我已经走在从实话到真心话的修行道路上了,尽管谎言是不可避免的,而恭弥虽然惜字如金,却也比小时候好太多了。他不喜欢你的小把戏,就像不喜欢我的,所以他对于你的所作所为一直怀恨在心。


小时候我和他一句话不合就打,我总是动杀心,但恭弥从来都不是吃素的,我一次也没有得逞。也幸亏没有得逞过,我才能成为如今的我。我们总是打到彼此鼻青脸肿,浑身是泥,逼得素爱干净的他气呼呼的,一个人爬到最高的那棵树上。第一次我没有找到他,第二天早上才看到他从树上往下爬,才知道他竟然可以在一棵树上睡觉;我爬起树来手脚不利索,练了很久,他就坐在上面嘲笑我;终于有一天够到边儿了,脚一滑,堪堪掉下去,又被他一把拉上来。


关于那棵树,我有着很多非常好的记忆。而作为一个定律存在的是,我绝大部分的好记忆都毁在你的手上。那是一年冬天,你就腿脚虽然已经痊愈,旧伤还是一遇寒就痛,旧疾触发旧心结,估计一时心情抑郁,我们捉弄你,你一气之下把树给砍了。


往事那么多,真的回忆起来可以写一本书;我们活在世外桃源那么久,心里藏污纳垢的地方到底还是没有被照亮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是一种人。但那个地方有云雀恭弥,对我不一样,不止是个没有杀戮、恨意、背叛和一切伤害的地方。我最近几年才想通的。起初我不明白庄园哪里不好,哪里不及你的彭格列,后来才知道你每一天都忍受着焦灼的痛,和明知无能为力还要死鱼破网的孤独。


我只是一厢情愿地把恭弥当成什么,他愿意回应我是我的幸运。但云雀恭弥只是云雀恭弥,他只作为他自己存在着。我在调节这巨大的落差。我相信你早就体验过这种失落,所以才会说出阿劳迪不是你的解药这样的话。我和恭弥经常吵架、打架,恶语相向,他是个会捡人痛处说的人,丝毫不留情面,虽然也许他只是认为我没有可以自愈的伤。他是个独裁者,而我是个无赖,我愿意用我说尽谎话的嘴去亲吻他凉薄又温柔的嘴。我们回到世界里、他来到世界中那么多年,不过是证明了我们只活在彼此自己的世界里。我已经不迷恋他了,不把他当做一种象征符号对他倾心,我爱他。这种感情就好像,你踉跄独行了那么多年,你所听所见包围着你的一切,终于能被称作生活了。这也是我坚信你会回到阿劳迪身边的原因。


尽管踉跄独行还是踉跄独行,孤独不会被任何一个人拯救,可有一天睁开双眼,忽然明白,他已经给予了我成为了一个能够爱人的人的可能。


我们已经走过了荒野,走过漫长的冬日,春天没有辜负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个,而今天早上我出门买早餐时,发现天亮得早些了,积雪在悄悄融化。


虽然这封信里有太多羞于见人的内容,我还是希望终有一日,我能真正把它真正寄出。


斯佩多,回来看看现在的我们吧。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个面包。




                                                                                                                                          六道骸